联系我们

怀化燕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联系人:怀化燕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手 机:1XXXXXXXXXXX
电 话:XXXX-XXXXXXXX
地 址:怀化光光街框框大厦8楼

房屋案例

当前位置:怀化燕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 房屋案例 >

基于目前中国的国民素质状况

时间:2018-12-24 17:04 作者:admin 点击:

   忽略城市对共享单车的实际需求和单车容量,摩拜、ofo等公司恶性竞争、超量投放,允许单车霸占人行道,侵占城市公共利益,直至政府监管的大规模介入。2017年9月起,北京市交通委勒令摩拜、ofo等单车公司停止投放共享单车——截至当时北京单车投放量为235 万辆,但据估算北京的实际需求为110万辆;武汉对共享单车的需求是58万辆,但实际投放量超过100万。
 
  “公地悲剧”和“破窗效应”也在共享单车的使用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但共享单车公司却没有相应的技术和管理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是公用物品,所以少有人珍惜,如果发现某些车已经有损伤,人们还会更粗暴地对待那些车,这导致共享单车损坏得特别快,在某些三四线城市、县城及郊区,共享单车甚至会被偷走,或随意扔进河里。“基于目前中国的国民素质状况,共享单车的设计还是过于理想化。”一位城市交通业政策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过量投放和乱停乱放侵害公共空间,引起了政府部门的注意。原本并不介意共享单车扩容的国家及各城市交通管理、市政管理部门开始介入,无限制投放被遏制,路面上已有的单车也遭到清理,依靠扩大规模做大业务量的共享单车公司被扼住了增长空间,这加速了它们的衰亡。在共享单车的投放和管理中,出现了单车公司和城管部门的矛盾:单车公司认为完好的单车被突然清理到单车“坟场”,方式粗暴,城管部门认为共享单车影响市容市貌,加大了城市空间管理难度,也有很大怨气。
 
  吴国勇在拍摄共享单车的过程中与单车公司和城管部门打过多次交道,他认为,一些部门缺乏科学的城市管理手段,从一开始不设置门槛,鼓励共享经济、鼓励单车投放,到后来强制性粗暴回收,变化过于随意。他注意到,城管人员将单车清理至停放点后,会通知共享单车公司用赎金赎回单车,但实际上几乎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这么做,它们怕这会使得自己一投放单车,城管就收缴,形成灰色链条,而已经拉到堆放点的单车不少已经损坏,它们更不愿意拉回去。
 
  “共享单车模式本身的局限性和政府监管,这两个都是大难题。”共享领域住宿预订平台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对《财经》记者说。负责制定共享单车相关政策的交通部科学研究院副主任尹志芳亦表示,共享单车行业的良性发展需要建立在为共享单车开放路权的基础上,中国的机动车乱停乱放问题还未解决,就对共享单车的秩序要求过高,未免苛求,政府的管理创新还未跟上新业态发展的需求。
 
  目前交通部门和多个城市已对共享单车做了总量控制,不准扩容,一些路段也不允许共享单车进入。作为共享单车领域的微光,摩拜已将投放城市大幅收缩,扩张被抑制,盈利不确定性增加。武汉市洪山区几栋排列齐整的高层居民楼旁,上万辆共享单车混乱地堆放着,一座小小的中式凉亭被尴尬地淹没在橙、黄、蓝、灰的单车海洋中。
 
  厦门同安区的景象更为“壮观”:1万多平方米的空地上,20万辆共享单车堆积成了一座7米到10米高的小山。摄影师吴国勇难以忘记他用无人机在这里拍下的景象:“它们给我一种很震撼的感觉,那是一种堆砌的状态,本来完好的应该被小心爱护的物件,变成了海量的垃圾般的存在,这到底是怎么了?”
 
  从2018年初至今,独立摄影师吴国勇先后前往全国28个城市,拍摄了45个共享单车坟场。在杭州下城区,他看到几万辆共享单车就堆放在一栋名为“创新中国产业园”的建筑旁,与眼前这片“创新垃圾”形成了绝妙的讽刺。
 
  经过野蛮的外力搬运,共享单车会碰撞掉电,产生故障,电子锁会一直发出嗡嗡的蜂鸣声。这种声音在白天嘈杂的环境里会若隐若现,如果环境比较安静,则会像潮水般冲刷你的耳膜。吴国勇说“那声音非常刺耳,像一种哭泣。”